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当初朕莫名其妙的就当教主了

王杰希打小儿也没有过小动物似的撒娇的时候,这邓复升是知道的。

当初一伙儿人闹闹哄哄的收拾地方把这小祖宗给请进门来,邓复升原本是拒绝的。祖师爷年纪那么大了,万一是一手抖都点错了方位,这毕竟还是多少人一心一意的追随教主等着受教化…这说是就是说来就来的,听说还是个小孩儿,怎么领导教众啊?他心里是犯嘀咕的,自然也就没别人那个投入劲儿,眼见得教主转世灵童就进来了,大祭酒一个劲儿捅咕他,“收敛点儿收敛点儿。”他这才赶紧带上了点儿笑,一抬头正对上那年轻人的眼睛。这好啊…

王杰希原本是很有兴趣的,他本人在校生活无聊至极,仗着脑子好使也不怎么多用心,这突然有人上门拉着他不放手哭的稀里哗啦的,这还是头一回。然而这一路上他也听明白了,又天仙又真人的,感情儿这是个邪教啊?他个儿是有心人,话不能乱说多少也还懂,就想着等车停了伺机逃跑算得。
无奈实在算差了,也未想这天启圣教竟然这么多人。他打车里下来了就让一群人逮着一声声教主喊的声嘶力竭,本意是摆摆手让人家停下却给随行的长老捉去死死攥着,转头一瞅人家也是热泪盈眶。这算完了,兴许都是有点毛病,王杰希一面一脸淡漠的等着人家给他开门一边儿盘算着怎么拒绝才能不被打死,这门刚开,一打眼儿正瞅着一个一脸干笑的哥们儿,明显画风不符,多半是个正常人,他这么想着也就刻意记下了,邓复升,这人叫邓复升。

“邪教是犯法的。”王杰希很尴尬,手里端着人家匆匆忙忙出门给他买的可乐,井水打过,冰凉冰凉的。他也没想自己随口感叹一句竟有这么大效力,倒是搞得他打情理上更不好拒绝的太直接了。
“咱们这不是邪教,”大祭酒笑脸儿相迎,“咱们这登记过。”一群人纷纷附和,跟着使劲点头儿。
王杰希是没这经验的,他今年也才刚成年,现在还是开房都得成年人带着的年纪。人家专业搞这个的,说是就是呗,他心平气和的干脆不说话了,等着哪位能一声送客他好回文明社会。
然而这越等越不对了,他一抬头一群人还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为首的执斧祭酒一跟他对上眼儿就嗷的一声哭了出来,连带着还号着教主啊教主啊您总算回来了诶太久不见您发呆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深沉您可不能再丢下我们就走了啊…他这手足无措的就看着这么大个人拽着他胳膊哭得直抽抽,旁边有人架开了这祭酒,又跟他讲、您上次走的太匆忙我们几个都不好受云云。
王杰希是一点儿也不想知道的,他自晓得这事推辞了那是不仁不义,不推辞这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儿…正纠结着,长老招呼着教主也累了,先挑个护法陪着回去休息吧。王杰希是想都没想就点了邓复升的名的,邓复升茫然,他旁边儿大祭酒心里发怵,其余几位大都羡慕又嫉妒得咬牙切齿,王杰希是没感觉的,他不过是实在不懂怎么应付太容易激动的人了而已,这人一看又是厚福之相,想来也该是个正派人吧?

两人一路都尴尬的沉默着,毕竟各怀心事,王杰希倒还放松些,他这也是摸清了人家怎么指着他也不至不从就害他性命,反而邓复升心惊肉跳,临走时大祭酒再三嘱咐但凡有闪失就拿他问罪,这小祖宗又摸不透脾性的…他自觉这多半是要坏事。转头看看人家安安静静假装看风景的样子,他又觉得这样其实挺好的,说到底也挺好的。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