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黑白魔/召学 依然是日常





1、妖异必须死。

白魔法师用杖子补了最后一下,砸爆了木桩。

他转头看见学者竟还没打完。


喔,我没用技能呀。


书脊砸在木桩上的声音,格外清脆。

白魔惊恐万分。



2、虽然看起来笑眯眯很好说话,学者才是他们两个中的暴力狂。

每天说着开战姿干爆你们的白魔其实心很

软,而温柔的说着要刷盾啦的学者其实一直计划着锤爆你们的狗头。


天真啊…白魔感到十分困扰,为什么学者只把那些恐怖的东西说给自己听…

什么想穿小仙女的裙子啊,想把召唤掐成以太啊……

每天吸收负能量简直需要净化了啊!

不,把快你的夕月收起来……



3、白魔找到的解决方法就是讲给黑魔听,这简直再安全不过了,在他看来黑魔法师没有朋友、冷淡又寡言。


但是他真的有朋友啊!!!

黑魔忿忿不平。


然而召唤在听到学者这两个字之后就没有继续听了,他就这样痴笑着打死了黑魔的施法目标。



4、学者的计划是完美的、不容破坏的,也就是说当黑魔拒绝走出黑魔纹并开启沉稳的时候,学者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当然,这在他的心理医生白魔的辅导下被化解了。


头铁?放生就好了。

在浇花的白魔随口一答,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学者豁然开朗,并打出了九连吸收。



5、召唤是只猫,黑皮白毛。学者也是只猫,白皮黑毛。

问: 那么谁才是小黑?

答: 黑魔。



6、白魔是个精,金发碧眼。黑魔……

小黑,请摘了帽子,小黑。

谢谢小黑。

再见小黑。

小黑你把武器放下!

小黑你冷静小黑!!!

小黑——


召唤抢到了人头,rua



7、狗召唤……






黑白魔/召学?黑召恶友的闲聊


1、黑魔第一次深入召唤的内心世界,发现到处都是模型手办等身抱枕…


“这是限定的夜光版巴哈姆特,我一直想要那套贴纸,喔这个是斯卡哈——”


黑魔当机。


“我一直想收齐但是迪亚波罗斯都进过四人本了好像…”


他感到了由衷的恐慌,这个狗召唤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我们谁才是黑魔法师????


他脑内已经全是白魔念经似的重复妖异必须死了。



2、召唤喜欢学者,平常就护着,一边说着我帮你拉一边还塞他口传魔。


黑魔觉得这就是傻,打不高搅什么基。


然后召唤就把他的施法目标打死了。


狗召唤…




3、学者有什么好的?黑魔不以为然,胸又平又凶巴巴的总说什么没有以太了奶是不可能奶的吧啦吧啦…


他有爱心。召唤的傻笑如此真诚,黑魔差点对他的脸读出秽浊来。




3、白魔才凶巴巴的,而且总是嚷嚷着没蓝,麻烦死了。召唤其实没什么意见,就是总是被质问有点微妙的兴奋,已经全都喂给…


他胸大。黑魔做了个手势,脸上挨了一记崩石。




4、学者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一直希望从召唤身上吸一口以太出来。




5、白魔想从黑魔身上吸出蓝来全天下都知道了…




6、他哪里有爱心了?黑魔很气,有小姑娘在我脸上飞我也可以有爱心。

他第一眼看到巴哈姆特就说真是太可爱了我也想要。召唤声情并茂。

黑魔觉得狗召唤真是臭傻x。



7、他和白魔烙印是因为沉稳续天语真是太累了。




8、没人知道学者喜欢的是召唤还是巴哈姆特。



9、后来有人问过学者。

因为他打得比黑魔高啊,我就答应了。



10、狗召唤…

黑魔今天也很痛恨这个世界,rua

在我们破碎之前 Part.4

 


 重启过后的空虚感会随着机体的自主加温而逐渐褪去,但是这个过程在每个阴冷的清晨都显得过于漫长。



  K系列最大的缺陷便在于寿命过短的加温系统,而无论多少专业器械、服务人员或者建立多少服务站,用户总是会自行拆解他们拥有的产品…



  那个时代产生了太多因体液泄露而生的有关精神损伤的起诉,而其后三代仿生人本身的低廉造价和化简后的循环系统最终导致的就是K系列在此之后立刻退出了历史舞台。



  例行的循环系统检查,模块老化程度尚未达到需要更换的地步,但是低温带来的空洞的痛苦感——来自植入的动物性的一部分,无法自行化解。



阿尔萨斯的手臂固执的环着他的腰,他够不到毯子。



通常而言安东尼达斯会先醒来,然后几乎梦游一般检查他是否被裹紧在被子里…但这不是那种情况。



克尔苏加德叹了口气,尖利的错误信号在他的系统里高声重复着记录删除失败,无权限修改名词 安东尼达斯。又一次。



这似乎是个可耻的教训,痛击尚未痊愈的伤口一般。他决定结束这段记录,同时几乎是巧合似的触碰到阿尔萨斯的手臂。



可以依偎在活人身边取暖,这是既定的设定,通常如果用户没有额外命令,仿生人拥有靠近取暖的权限,但是这不一样,作为肯瑞托的资产,即便在协议生效后立即转移为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的个人财产,内置程序也需要重新确认权限和名词。



但是那个米奈希尔没有给他留出任何机会。



随着体温缓慢的升高,灰暗的景象逐渐透出红色,然后化为紫色,最终呈现了正常的、理智的色彩。他闭上眼,允许自己稍微沉迷于那过分强烈的快乐。



就像那个人一样,何等急切的接近,然后是如此温柔而坚定的……不,以该关键词检索历史竟然处于权限之中,这太方便了,不该如此…



克尔苏加德几乎是惊惶的,就像昨天那样,他不知所措的盯着空白的墙壁,他的逻辑内阿尔萨斯应该立刻起床然后下达指令,像所有正常用户那样要求清理然后发现储存无法清空最后带着他们可悲的产品前往肯瑞托要求退货,或是像任何正常人那样一开始就拒绝这样不符合逻辑的要求,接管公司,对雇佣无用的仿生人,当然,或者销毁。



但是那个人的手臂还压在他腰上,像是某种保险措施,禁止他起身,禁止他离开,禁止他思考。



人类所描述的死亡是何等寡味,简直如同机器的每一次休眠一样。闭上眼之前一切都明亮而温暖,情人最后的微笑,说不定还有亲吻,在生息的电流停止后所有都可能在顷刻之间消亡,没有可供回味留恋的梦境,你再一次睁开眼便可能是在冰冷的拆卸间内等待机体被拆解。物品悲哀的命运,便是清晰的了解自身的卑微,即便是学识、甚至地位,不够,这些都不够。



但是温度是真切的,他由衷的因为活人的体温而快乐,就像他本身被设计的那样,他可以为此放弃一切。



睡梦中的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未曾听到耳边那颤抖的低语。我是如此渴望着您…









我这人不是很会表达,写东西也乱七八糟的,写出来都是图个痛快,如果有人喜欢我也开心,但东西毕竟粗糙,还请见谅了。

卑微


设定是Theodore是Stefano唯一一个朋友。Joseph是Sebastian的室友,他们两个和Kidman是朋友。Stefano有个可能会提到的前任,没什么戏份但是会被黑一黑。





入口黏腻的甜很快就化为了一股凉气,自舌尖冲撞进鼻腔,然后他又灌了一口,粘稠的液体糊住喉咙,带来一种窒息般的痛苦,至少不是那种熟悉的恶心,何况他迫切的需要其后柔和的凉气。

Stefano抬起头来扮了个鬼脸,Theodore正瞪着他,大概是又准备说教些什么。

于是他打了个手势喝了口水,感到凉气顺着喉咙一路涌进了胃中。他便随手覆了上去,Theodore谨慎的盯着他,仿佛这也可能出差池一般。

“放松些,还能怎么糟糕?”这笑话显然没有什么效果。

Theodore眉头紧锁,他总是眼神冰冷,漆黑、深邃得吓人,“你会死。”

“谁都有那一天。”Stefano不以为然,这种无意义的对话已经进行过太多次了。

他们彼此都知道这什么也改变不了,但Theodore还是会送止咳糖浆过来,Stefano也还是会乖乖喝下。


“你找到模特了?”Theodore暼了眼一旁涂得乱七八糟的画布,诚然看不出人型,但他清楚,这是Stefano表达灵感的方式。


“找到了。”含糊其辞,这不是个好兆头。“我喜欢他。”这就是了。

“在这种时候?”他完全不在意是哪个倒霉蛋,他们活该,但这个家伙偏执起来麻烦得很,而照顾失恋的临终艺术家恐怕会影响他对他们友谊的记忆,何况上次已经让他意识到了,这种浪漫的家伙不适合消沉,真的,真的。

“我只想和他上床。”蓝眼睛的男人诚恳非常,“他那个——”“我不想听。” Theodore叹了口气,他向来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听这个混蛋胡扯、要么强迫他,但他不想搅进这件事里,也不想听Stefano评价别的男人的…大概是生殖器吧。“你自己看着办吧。”

Theodore抬起头来又叹了口气,Stefano正在傻笑,大概是不打算再多说什么了。



……



Sebastian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他的雇主想要他做什么,他每次来都是随便坐下,然后开始发呆,有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姿势已经变了,也未见那人提醒。

一开始那段时间蓝眼睛的男人只是盯着他看,大概是第四还是第五个section,那家伙才开始他的习作,那种灼热的目光和近乎狂热的姿态很是吓人,但他并不在乎。

他真的只是个想要赚点外快的学生罢了…



Stefano,那个家伙仿佛是叫这个名字,纵然那双眼睛是晴空似柔和的蓝,当他肆意的盯着你,目光扫过赤裸的肌肤,至少于Sebastian而言,依然带来一种陌生的不适。或许是,即便那人目光低垂时睫毛会投下精致的阴影,他毕竟是个男人,颧骨的线条依然硬朗,唇色也淡…

他看久了,蓝眼睛的男人就摆出一副戏谑的笑容来, 娴熟的、挑衅似的问他,我好看么,你怎么那么喜欢。

他就下意识的应道,我没有。

然后那个人笑的更开了,甚至是得意的眯起了眼睛。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该说的明明是我可没有看你。

你怎么那么幼稚…

就这样糟糕的,未察觉的时候他们便混熟了。



有的时候他真是、再也不想听Stefano说什么低劣的笑话了…

那个人惯用铅笔,却还是时常用小指涂抹以融合排线,Sebastian亲眼见他缓慢的,以一种挑逗似的方式触碰“他的大腿”、“胸口”和“额发”,甚至还冲着自己露出了那种恼人的笑容。

这似乎是他惯有的表情。

那个人只会带来一种无法缓解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痒,让他想扼住他的喉咙,强迫他闭嘴,哪怕他还什么聪明话都没说,或者仅仅是为了终结这样不平等的关系,报复他自己单方面的坦诚。


……


那人的画室墙上拿红油漆粗犷的写着,我爱云…美妙奇特的云,另一面墙却又用精致的哥特体整整齐齐的写着、欣赏这艺术。四处都是混乱的涂鸦,炭笔、粉彩甚至还有油彩,甚至有一处还拿喷漆画了个类似街头帮派的标记。

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待在那人的脑子里。

但他穿得也太整齐了些,甚至还诡异的戴着一副太过正式的皮质手套,只露出一截乳白的手腕,在日光之下泛着柔和的暖光。而自己…


Stefano爱极了自己新来的模特,尤其是他思考时眉头紧锁。

他的造物思考时上帝便发笑。

艺术家沉溺于自己幼稚的比喻,高傲的将那个男人划为自己的作品之一,他当然无需雕琢,他甚至值得和自己站在这愁苦之城的三层小楼上,他甚至值得在自己与美的殊死决斗中作为自己的战士。

他明知道这是必败之仗,何况他的时日无多,这是最后的挣扎,流星坠落之前的燃烧。

他喜欢他的模特,肌肉投下的阴影、眉眼刚毅的线条,即便这是怎样卑微的生命,肉体无罪,承载那些罪孽的都是他脑海中简单的可笑的思想。



他会留下印迹。艺术家目光炯炯,这将是自己惨败之前最后的悲鸣。

一个写起来很麻烦的故事


有明显的sebste倾向,现在想的是Theodore和Stefano的恶友,脑洞很长,可能会坑,请夸我来催我更新。
lof现在查的严估计就没肉了,欢迎自己看片脑补。
阅读愉快!






他需要这笔钱,真的。



Sebastian已经对着地址查了第三次了,那个愚蠢的家伙没有留房间号。


他本以为既然只说是三层,大概会只有一个房间,谁知道这鬼地方遍处都是门。

他干脆挨个敲了一遍,没人应,门也打不开。


走廊尽头亮着猩红的exit,铁门开了个缝,c市苍白的日光投在地上,他便推门进去。


是个天台,有个黑头发的男人倚着锈迹斑斑的栅栏正抽着烟。


Sebastian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他不确定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地方有没有画室,他也不确定如果吓到那个人他会不会掉下去,毕竟他看起来那么单薄,又几乎是悬在空中。


“嗨?”

这实在是个错误,他开口就后悔了。



那个人缓慢的、几乎是戏剧化的转过头来,越过肩膀朦胧的暼了Sebastian一眼。

他看起来几乎是感到了无聊,又一次背过身去抽起了烟,就在Sebastian准备开口质问他的时候,黑头发的男人飘也似的靠了过来,太过明显的上下打量。


“太瘦了。”烟雾从他口中漫出来,伴随若有若无的叹息弥散在了空气中。

“跟我走吧。”然后他便自顾自的转身推开门走了。

留下Sebastian一个人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直到那个家伙又一次回过头来几乎不怀好意的盯着他,这次他看清了,那个人有双清澈的碧蓝眼睛,但这什么也改变不了。“等等,What the fuck... what the fuck?”


蓝眼睛的男人满脸的不耐烦,“你是模特,如果需要了解什么至少躺好了脱光了再解释。”然后他把烟头弹在地上,抬脚碾碎。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在那人讽刺的目光中傻兮兮的走了过去,跟上他的步伐。


……


“Stefano Valentini.” 蓝眼睛的男人狂热的张开双臂来,阳光从画室灰蒙蒙的落地窗投下来,透过他的衬衣,勾勒出躯体蜜色的曲线。

Sebastian呆愣了一会,这才意识到这怕不是那个家伙的名字,他气恼的、半张着嘴,满脑子都是这他妈是个错误。


这个状态大概持续到他在那个人面前脱掉上衣为止。


即便他们只是刚见面,这种满怀恶意的窃笑用意也太过明显,Sebastian的愤怒已经积累到了危险的边缘。“怎么!”

“即便我很喜欢,”Sebastian瞬间觉得那个家伙的笑容很恶心,“这种表演也未免…”Stefano评估了一下面前的威胁,甚至觉得还可以更有趣一些,于是他眯起眼来,“色情…”

Sebastian脑海里满都是揪着那个家伙的领子按在地上殴打的场面,但他还是,即便恶狠狠的,顺着黑发男人的眼神,灰溜溜钻进了旁边隔断后的换衣间。



拉开裤链的时候他才感到后悔,Joseph早就说过这事没有好结果,他为什么没有听?只是因为这里更近么,还是就是为了薪水更高?但该死的,这些钱够他一台好太多的电脑了,而且他的大腿暴露在空气里,这时候把裤子穿上怕不是会尊严不保,如果他就这么回去Kidman必然要笑话他,而且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外面那个混蛋解释自己干不了,但能想象那个笑容会变成什么讨厌的样子,他真想一拳揍上去。


“亲爱的,如果你搭扣打不开——”

他紧攥着拳头勉强咽下近乎脱口而出的Fuck off,“我好了!”外面有笑声,他该说闭嘴的,他真的该说闭嘴的。


Sebastian光溜溜的走出去,正迎上蓝眼睛男人迷幻的目光。他又开始抽烟了,这仿佛让他平静了很多。


空调开了暖风,Sebastian甚至感觉不到这明显的赤裸了,于是他坐在了那个后边悬着衬布的椅子上,岔开腿,然后又拘束的合上,然后不知道多久,最后又下意识的打开。

“你到底要不要画?”他只是担心这会不算入工作时间。


但是那个家伙并没有动弹,还是只坐在那张破旧的沙发上、抽烟,盯着他。Sebastian顺着那人的目光瞪了回去,即便很显然,他的兴趣在于眼前的肉体;Sebastian并不是那种天天去健身房的家伙,但是他几乎算得上精壮,尤其是肌肉明显得漂亮,日光映照之下泛着柔和的暖光。

“如果你不喜欢被看着,”他嗓音嘶哑,不得不咳嗽着清了清嗓子,但是这没有停下,很快他咳得几乎不受控制,扭曲的身体蜷缩成一团,就在他的模特迟疑着是否要起身之时,他方才喘着粗气勉强停下,脸色苍白得可怕,“那么你,可以滚蛋了。”

他该离开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放心那个家伙可能会猝死,或者是因为天知道什么原因,Sebastian没有动,他根据脑海里的猜测觉得该保持这个姿势,然后不知道多久,反正他们没有再说话。



这不是Sebastian Castellanos犯下的第一个错误,但这是最大的一次,而且可怕的是自此他再没有了选择,这是一条不归路,而他对未来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