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即便是学院里也四处弥漫着青春的躁动和果酒的甜香…那些美妙的肉体带着快乐的温度肆意靠近彼此,似乎全部的意义都在于在达拉然不变的春天的每一个午后都能有新鲜的情人作伴。

他无法忍受假设克尔苏加德也臣服于这罪恶的一切,于是安东尼达斯故意去刁难他,留一篇过分偏激的文章或是质疑他明显正确的思路,他是教授,这没什么不可以的,每个夜晚他都如此安慰自己的良心,但是不,他用他对知识天真的信仰将这年轻的灵魂死死缠绕,似乎是永远的剥夺了他的春天。然后他走了进来,靠近了那个孤独的生命。

大法师安东尼达斯跪在图书馆冰凉的地上,虔诚的亲吻着那个学徒的褪色的袍子。他的克尔苏加德一言不发,目光飘忽像是沉浸于自己的世界,即便他重复了三遍“我爱你”。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