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现代架空的一个脑洞

开门的是玛法里奥。

“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么?”

她顿时感到十分愤怒,你不能在不联系一个姑娘被找上门后还这样理直气壮的…礼貌。

“让我猜猜,我的弟弟又借用我的名字了?”,说到“我的名字”时他皱了皱眉,转过头去几乎是朝着屋里吼了出来,“伊利丹!”

这很明显是个圈套,他才没有什么弟弟,他从没在床上提到过…

她愈发的气愤,甚至考虑起是不是应该抽他一巴掌,然而玛法里奥转过头来很真诚的望着她。

“抱歉…请进吧,这种事情太常发生了。”

她几乎是困惑了跟着他走进了房间。

沙发上一个背影骂骂咧咧,“Mal!赶她走,我禁止你和她讲话…天杀的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我的弟弟,伊利丹。”玛法里奥解释道,一边丢了一件衬衣给他,她才注意到,是的,这是她的“玛法里奥” ……她的“玛法里奥”没穿上衣。

“你们是…”她感觉舌头都不听使唤了,这一切简直太尴尬了。

“孪生兄弟。”那个自称是玛法里奥的显然并不满意弟弟穿衣服的速度,他目光游离,像是随时会扑上去给伊利丹扣扣子。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实际上如果玛法里奥不在她大概很愿意扇伊利丹一巴掌,但是这一切太混乱了,她气得几乎笑了出来。

“你没有告诉我你有个孪生哥哥!”她感觉自己的声音尖得吓人,这很好,她很需要冲什么人歇斯底里的喊些什么。

“你也没告诉我你会跑上门来找我。”伊利丹翻了个白眼瘫在了沙发上,一旁的玛法近乎轻松的眨了眨眼,“真的?第四次,你依然没——”

“这不关你的事!”伊利丹在他说完之前就吼了出来,然后慢慢躺了回去,不满的闭上了眼睛。

玛法里奥叹了口气,重新转向了她,“请原谅我的弟弟,那么…要吃松饼么?”


……


玛法里奥是个可爱的人,温和、体贴、耐心、负责…她几乎可以把一切不能用在伊利丹身上的形容用在他身上。

是的,他甚至会做饭。

她望着盘子里点缀着奶油和熟透莓子的松饼陷入了沉思。

他没有给她太多,他刚解释说即便是太过纤细也不应该摄入过多甜食,饮食均衡很是重要。

此刻她甚至怀疑瘫倒在沙发里的那个家伙是不是他亲弟弟,他们长得一样必然只是巧合。

被伊利丹打扰思路之前她正盯着不远处玛法的背影发呆。

“你应该知道他代替不了我吧?”伊利丹半躺着,张开的双臂架在沙发背上,他近乎冷酷的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又戏剧性的哼了一声,显得格外幼稚。

“正相反,我认为他比你好太多了。”她认真的瞄了瞄玛法里奥的…伊利丹的视角来看,屁股。

“是么?”他眯起眼睛,瞄过他兄长的腰线。玛法并没有他那样瘦长得好看,甚至也不够健壮,实际上他的孪生兄弟毫不操心自己的身体时常让他十分庆幸,他的哥哥是怎样毫无魅力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在床上也不会比得过我。”他欠了欠身朝她露出了怒风式的笑容。只是比玛法里奥少了太多真诚,她不禁皱起了眉。

“你没那么厉害。”这是违心话,伊利丹有着完美的身体和耐力。但是她实在十分享受伊利丹几乎暴怒的绷直了身子、然后不知所措的只得瞪着她的样子。

伊利丹似乎在挣扎中放弃了什么,他面容扭曲嗓音嘶哑,“他喜欢男的。”

“什么?”她甚至觉得很好笑。

“我哥哥喜欢男的。”他重复了一遍,绝望的甚至歇斯底里。

她眼看着伊利丹身后的玛法里奥苦笑着摇了摇头才意识到这很可能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再一次,请原谅我的弟弟。”旁边伊利丹直愣愣瞪着他,“他一直都是个愚蠢的家伙…”他并没有给伊利丹反驳的机会。

于是在她的注视之下,哥哥亲吻了弟弟。

“我只是爱他而已。”玛法里奥露出了怒风式的笑容。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