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dh睡了术士没解散的魅魔,于是第二天早晨术士的怒吼吵醒了酒馆所有人。
他的说辞是dh纵容了他仆从的消极怠工,并且又暗示了一番你个恶魔就应该跪下臣服于我。
于是早晨又正常了,大德鲁伊打着哈欠,愣是把晨露酒当成月莓汁喝了两杯。
于是行程又推迟了,唉…

咕妖王还是妖咕王崛起

引子


我必须…守护荒野……


卡多雷挣扎着前进。他赤裸的双脚深陷在下水道的泥泞中早已因寒冷失去了知觉,比起淡紫色的皮肤,那身奇特的衣物已经看不出颜色,破旧、肮脏,像树皮一样平庸的包裹着他的身体。


这样的人即便是出现在五十六区的街道上住户们也不会大惊小怪,卡多雷是粗笨的种族,他们无所事事、不思进取,即便是堕落到阴沟里啃食老鼠也并不奇怪。


最后两步,他扶着损坏的水管探出头来,夜风抚过他的脸颊,流动的空气冲走了腐朽的恶臭。于是他从阴影中仰起头来,如果有人经过就会发现,那双不寻常的、亮蓝色的眼睛,正凝视着浮动在灰褐色烟尘之后浑浊的残月。


曾经有社会学家提出过精灵崇拜月亮上的神明,当然这只是一个笑话,人类征服了月球,它冰冷而并无生命,没有神,从来也没有。


年轻的卡多雷没有停下来祈祷,尽管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习惯于此,周遭的一切声音、气息,一切证明他活着的痕迹都在提醒他再没有必要为追寻过去做什么无意义的努力了。


于是,怀着万年的悲哀,玛法里奥怒风低下了头,他本不该活着,但他无权拒绝。

一个脑洞

炉石新的设定的玛法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倒不如弄的像地狱男爵里那个精灵王子一样。迷失于现代都市的复活的梦游者,在钢筋水泥灌注的冰冷世界里竭力呼唤着自然的救赎,然后黑暗就会对他伸出援手,加入我吧,我帮你毁灭他们,你应该做他们的王…然后就是大自然的报复,字面意义的天灾x

比较狗血的话大概就会有释放他弟或者被他弟提醒的剧情,什么中弹被救啊、差点被解剖被弟弟劫走啊…伊利丹用他那蹩脚的德鲁伊治疗术企图挽救哥哥的性命,此后再无力装逼了吧光暗之子?

“你不是圣光认证么?召唤圣光帮我们吧。”
“我试试,不行。”
一气呵成。

也挺想看被迫成为真.领导者的大德会怎么样。
满脑子都是众星之王啊卡多雷王子啊什么奇怪的奇怪东西了…
会喊出为了永生么?
求助萨维斯什么的也太羞耻了…会被要求跪舔吧?

“萨维斯呢?”
“我把他囚禁在梦境里。”
“像他对你一样?”
“我难道就不可以报复他报复我报复他么?”
“你超啰嗦。”
“我晓得喽…”

两个不成人型的卡多雷坐在下水道里,透过井盖凝视天空,没有星星,月神也不知所踪,世界忘记了祈祷,他们都很想念死去的信仰,即便对于他们而言信仰都只是泰兰德而已。
为什么我们还活着…
你说过我们要拯救荒野
没有那么重要吧?
没有那么重要

其实都觉得brother足够了xxxx

月莓

玛法里奥能听到很多声音,说真的,这很影响睡眠。

月莓声音很尖很细,作为一种成簇的小果子,它们步调一致的时候十分可爱,但是越将近秋天它们就越来越多,声音也就越来越难以同步。实际上,很多时候玛法里奥都不得不在半夜爬起来,坐在叽叽喳喳的月莓树下沉默着努力把果子往嘴里塞。

老师说了,不能浪费食物。

只摘下来也不行。月莓树很温和又可爱,总是无私的奉献自己的果实,然后你感激的接过它们,它们就开始尖叫。

玛法里奥能听到很多声音,这很影响进食。

月莓垂死挣扎的尖叫,即便是你再怎样安抚也没有用处,他们只会更用力,完全不考虑自己其实已经…就这样了,的命运。

只能吃掉他们,或者当然,捏爆。

玛法里奥看到过他弟弟做这事,他毛骨悚然,不,他感觉被捏爆的似乎是自己的脑袋,就这样他还是保持了笑容,家庭教育很重要,他要为弟弟的幸福成长负责——来自每一个孪生兄弟中哥哥的幻觉。

但你总不能阻止自己肉食主义的弟弟吃水果,不是么?


伊利丹总是怀疑窗外的那棵月莓树有问题。

他记得玛法里奥的眼神,当他看着自己吃月莓的时候,就是那棵树上的。

他和蔼可亲的哥哥在一瞬间露出了残暴的、凶恶的笑意,像是急于…他怕是永远也无法忘记。

后来他有一次在午觉醒来听到人咀嚼东西汁水四溅的声音,他迷迷糊糊坐起来就看见窗外自己的哥哥正捧着月莓朝自己微笑,那种释然又满足的笑容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苍白。

玛法里奥顾不得嘴角挂着的月莓汁正流淌下来,继续往嘴里塞了些莓子,目光却没有离开伊利丹,他愚蠢的欧豆豆呦。

可算清静了,玛法里奥感觉心情平静了很多。

他要吃我,伊利丹拽着被子的手有点发抖。


大德鲁伊至今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他的弟弟突然开始厌恶月莓,他记得小时候伊利丹有多喜欢那些尖叫的小家伙——把他们一个一个捏爆,大德鲁伊当然不会那么做,但想一想都很开心,捏、爆。

玛法里奥曾经试过教它们唱歌,很蠢的方法,但是有效解决了他经常不得不爬起床来奋力吃光树上的月莓这件事,然而这之后他也很少有机会回以前的房子住了,诺达希尔没有月莓,月莓?不存在。很少有人知道这都是大德鲁伊的意思。

伊利丹讨厌月莓,他更憎恨的是他对哥哥无名的恐惧,他看到那些果子就想起来玛法里奥的笑容,实在可惜,他听不懂它们被捏爆前齐声唱起的苏拉玛仅存的几首古老儿歌,要不然肯定会想哥哥,这个蠢精灵。

深夜两点,论文还没写完,却还在浪,甚至还想打盘游戏。这两天一直摸鱼来着,不过注射器到了平行笔又可以用了,是不是这样就可以练的更多一些了?

今天份的练习,没格子简直绝望,但纸可以,相当可以。墨水是写乐鹤见

涮筆水系列,文本來自奧德賽。我的涮筆水時尚時尚最時尚

【烛压切】Sonnet2

宣一个同设定语c群,欢迎加入城区,群号码:555988540



以下正文



他紧紧的攥着袋子,里面是残破的、鱼的尸块和那美丽的凶手。

即便如此也不能松手。

水会渗入土壤,然后留它挣扎着慢慢窒息。

最终在这毫不温柔的地表之上,仅留下尸体。

这不是合理的惩罚。


但是它还在吃。

之前漂亮的像烟火一样的小鱼此刻只剩下了一些碎肉、一小截尾巴、还有半张脸,并没有表情。

他并没有看清那个美丽的生物是如何迅速的将它们撕裂,但是那一些都发生在紧靠他腹部的位置。

也是如此,此刻才带来如此强烈的呕吐的冲动。

但是他只是快步的走着,不能悲伤,甚至不被允许同情。




那个家伙温热的手指绕着他心脏的位置,转啊转。

你在颤抖啊。

还不是因为您么。

他正忙着忍耐,不敢也没空想下去。

这很好,这种生命连带灵魂都被填满的感觉。

涌出的思想立刻变得过于强烈,凝聚着不安和有益的痛苦,一遍一遍,碾过他的神经,带出更动情的喘息声。

全部理智都在和本能的狂喜对抗,没有时间思考。

没有时间痛苦。



时常有人选择这样的减压方式。

虽说与他平日形象不符,但长谷部确实是Abyss的常客。

那是附近有名的“交际”酒吧。

他认识的那几位朋友,包括烛台切,第一次见面都是这里。

并没有什么不妥,除了他发现自己竟然和指定的心理医生干了一炮以外。





烛台切有太多好奇,比如眼前这个人的忍耐。

他向来都是坦诚又认真的表达感受,虽然用的形容多半简单且模糊如“舒服”或“奇怪”,偶尔说出的“满足”甚至“饱”就显得格外色情。

他从未用到过“不”、“受不了”或者以任何一种示弱的形式撒娇,拒绝自然更没有,就像是喜欢默默受着又全然没有极限一般。

他当然是有极限的。

性事中的带来的纯粹的快感便是他忍耐不了的。
绝望处,甚至自暴自弃的呻吟出声,甜腻得极为诱人。

可能是因为他的动作太流畅,或者是对于自己的命令过于服从,烛台切很快就和这个新来的小子滚上了床,床,引申含义。

毕竟床太过柔软、舒适,不适合为有这样特殊渴望的群体服务。

长谷部就属于有这样特殊欲求的群体。

他似乎并不介意不能拥抱和接吻,甚至显得很享受未充分扩张的部分被生生打开,甚至显得很享受被他这样的陌生人一遍遍侵犯。

很快他就发现了,他用以提醒他身份的称呼,长谷部,并不能完全让他得到满足,他便喊他压切,看他在狂潮之中茫然的一个眼神,不安得好似欲说还休。

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男人。


然而狂潮过后,那个人会自觉清理好自己,不谈工作也鲜少表达情绪。

也许那也是他以为的工作的一种。
烛台切描画着睡梦中人的眉眼,不由哼笑出声。

是啊,那个他追寻的、即便布下天罗地网也还是恐惧着的人,他怎么肯讲述给陌生人听。

如何舍得。


烛台切对此很满意,实际上这也是他所期待的结果。

只不过眼前之人脆弱的纯粹从某种角度变相的迷惑了他。

于是食材变成了玩物,变成了客人,又变成了情人。

他的好奇还在继续,只不过如猫逗弄猎物,他不屑赐予死亡。

何况猎物在他眼前编织的网已然将他束缚其中。

他听到了,长谷部在他耳边颤抖着叹道,随我下地狱。

他笑了,这也是我以为我们所需要的。

为了群宣。其实只是不好好写字的借口xx
全职高手西幻paro
诚招脑洞大的!!脑洞大的!!脑洞大的!!!没皮的也可以啊!!!
欢迎加入The Light of The Glory,群号码:319657195

来自烈火焰尽的信。
人类渴望力量,其实万物皆是如此。
因为不想把故事拖得太长,所以我会说这就是魔法的起源。
在我们开始在大陆定居之后,魔法——就像民主于雅典、科学于未来的你们一样,成为了非常普及的概念。
( 为了尽快结束,我不打算举例子,你只要尽可能去理解就好。)
我们开始慢慢的脱离了物质,或者说一部分人如此。就像科技爆炸一样,魔法在快速的进步着。
很快我们就完全的摆脱了如何生存的问题,而不同于你们的,我们自始至终都完整的理解生命的由来和意义。
但我们不理解这意义其本身,也就是魔法,我们不理解魔法。

实际上,我们有一套规章。
成为法师和哲学家一样,需要从一个问题开始。
与物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物质不同。我们的问题有无数个可能的答案,并不是炫耀——魔法,最大限度的给予了我们思想和行为上的自由。
每个人在成年时都要回答这个问题,而答案的不同,也就决定了一个人未来的走向。
这个问题就是:
魔法是什么?

千百年来我们收到过无数的答案——不,我并没有听到全部。但是确实,有很多人的答案是相同的。
其实根本的原因很简单,强大的法师,往往都给出了这四个答案之一。所以以理解他们给出的答案为方向的法师,从来不在少数。
那四个答案:
魔法是开发人的力量、魔法是操控万物的基础、魔法是人与世界的调和、魔法是对几率的把握。

而神圣学识四个派系的创始人正是这四个答案的给出者。
我不被允许说出他们的名字,但第一位的斗神和最后一位——来自天空和去往天空的使者、魔道学的创始人、一切可能性的掌握者…想来这很容易被猜到。
事实上,四个派别的全名分别是“光明环绕的战士”、“操控元素的炼金术士”、“与自然和神灵对话者”以及我们——“全知的预言家”。
为了方便理解,我将会一直使用这个排列顺序。但是首先,你们现在为他们起的名字是这样的,“战斗法师”、“元素法师”、“召唤师”、“魔道学者”。
其实学识应该派四个人来向你们介绍我们,但是就像我们已经从鼎盛跌落到低谷一样显而易见——四个派别相互之间向来不怎样友好。
我可以向你介绍一整天什么是掌握几率,也可以花几个小时来解释为什么你们口中的“魔道学”最终会让我们成为所谓的“全知者”、“预言家”。
我相信如果是其他派别的人的话,这就是他们会做的。很显然神圣学识派遣我的目的就在如此。

我来是为了警告你们。
魔法时代的顶峰在于第一个答案的出现,而魔法时代的终结也正始于此时。
斗神近乎完美的回答在一时之间使得人们都开始研究人的力量,而其后二者也只是简单的转移了一少部分人的注意力。
战斗中的力量其本身从更大程度上代替了魔法的哲学。
尽管斗神本身热烈、强大而拥有包容万物的力量——这是我所敬佩的魔术师的原话。再如何光辉的军团也终究容易制造莽撞又高傲的自私者。
在魔道学出现之前,在魔术师出现之前,战士一直凌驾于召唤师和元素师之上,无论人数还是地位。
然而天空的使者出现了,带来了制衡的力量。
实际上所谓的魔道学非常困难,因为其原理极其简单,所以直至今日也从来没有人能够复制或甚至模仿部分魔术师所达成的伟大成就。

抱歉勾起了你太多的好奇心,我会对此进行简单介绍。
魔道学正如其本名,其根本在于感知概率、控制概率。就像是明天可能下雨,越强大的魔道学者将越有可能给你一个正确的答案。学院里我们的一种决斗即是如此,一人正一人反,第三方扔硬币,强者自然胜出。
是的,这看起来是运气。
但实际上,魔道学的创造者其本人便是最大的不可能的缔造者。

回归正题,四门派成型后争斗也就逐渐开始,第一个灭亡的门派便是战士,其次是我们预言者,炼“金”者和召唤师在最后一次战斗中也几乎全灭。
我们有过较你们如今的更灿烂的繁荣景象,那是你们永远无法理解甚至想象的光辉岁月,而人类天性中的东西将那些美好尽数摧毁,这也就是我此来要说的全部。
希望你们不会辜负神圣学识的期望。
愿伟大的魔法之光照亮你们的前路。

空皮多!!不审!!!来的送gv!!!受特帅!!!!
欢迎加入The Light of The Glory,群号码:319657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