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那是我。”

他的声音好听,但那柄沉重的刀却依然是差点从手中滑落,转过身去,他就站在那里,没有表情的静静看着,然后化为了散发微光的薄雾,融入了黑暗之中。

他会出现在某处,时常是我身边,熟悉的温度是贴近耳根处的呼吸,始终很难习惯;即便这刀剑连目光中都只有淡漠的木然,温度着实太过露骨。

“我还以为刀都是冷的。”
尤其是如果它散发着蓝色的微光。

灰白的墙面上波光粼粼,我一手是刀,一手是画笔,朱红色难染这锋芒,许是因为缺失那血肉的温热。他的手按了上来,踏实的力度,终于…

“劈斩魂灵的,终究不同。”


我如雾气升腾。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