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梗们

【狗血剧】

a是个如假包换的基佬,k是正直的艺术家,两个人很必然的碰面,k单纯的被他的对自己的评论所吸引,而后他很快将a作为了自己的“模特”。艺术家最终总是在寻找一种神性,而a恶劣的嘲笑过这一目标后很随意的将k拉进了他的圈套。“轻易的参透其中美感”成为了艺术家的死穴,无力拒绝又不愿屈服,于是k索性以自己的方式狠狠验证了一遍这一切的所谓美感,最终将他的洛丽塔打回了原形,然而故事结束之前a像所有恶俗悲剧里洒脱的角色一样,很平静的就死掉了,于是艺术家小心翼翼的把镶进他脖子里的细线取出来,可惜,明知道不会有人前来向他索要。

“有一种人总是能轻易的参透各种美感,他们总像是刚降在这人世一般,下雨也新鲜、刮风也美好,清冷有空灵的美,就连破碎也蕴含着伟大的悲哀。很幸运,我碰巧认识这样一个人。”

“你拖我下地狱,不妨先让我看看你是怎样受得起这煎熬的。”手下被死扽着领子的家伙还在丧心病狂的笑着,随我下地狱吧,这样的话恐怕只有那种人才能想出来吧?至于自己呢,安静的享受就好了。

那个家伙似乎还迷糊着,却一眼就瞅着了身上披的外衣,看样子,他是先牢牢攥住了才放松下来仔细辨认的,是,他睡着时像天使,虽说只不过是不那么像魔鬼而已。难免又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凶,细想又觉得那人实在是自找的,便只是安静的看着,他放松似的倒回沙发背上,自己的外套被他随手按在胸前,又像是努力填补什么,却连眼神都是那样庸俗的空洞的。他的目光若是有形,大概是悬浮在天花板的死尸一般的吧。艺术家的血液沸腾了,他最终看到一个活的人在他面前一步步崩塌。

“我的生命就是这样啊,被爱之后就会消散、终结。”那个家伙笑了一会儿便没了气息,留下他流着泪咒骂,你这自私自利的自大狂…


【狗血剧】

不久以前,为了验证自己的理论,他一头跳进了河里。在被刺骨的冷水绞杀之前,他被狠狠推回了空气中、紧靠着那人温暖的手臂。这就是他想要的,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的开始。他满足的笑着、咳嗽着,感觉生命竟然从未如此真实,然后他被搀扶着上了岸却看到前来拥抱那个家伙的他的爱人。从那以后他在那个家伙面前自杀过两次,没有原因、不计后果,跟命运打赌就需要虔诚得疯狂,尤其是对于爱情这种东西。每次,那个家伙都充当英雄的角色将他从死亡的边境硬生生的拉回来。他曾经问过他,你不爱我、为什么不任我死掉呢?那个人只是温和的笑着摸摸他头顶,因为你活着啊。如果你把性命看做一种不值得珍惜的东西,将其作为筹码又如何,或者如果你太在乎了,可又有同等在乎的东西,你会选择为之牺牲一切么?他没有把枪塞进嘴里,事实上,他轻而易举的谋杀了那个家伙的爱人,看着他搂着那个幸运儿、连泪水都没有,看着他抬起的头,不同往日温柔的疯狂的目光。按照一个完美的故事,他想这大概是那个家伙杀死自己、取走那本就该是属于他的性命的时候了,却看到那个温柔的人啊,只是歇斯底里的冲他喊啊,你已经死了,你早就死了。他就知道,这世界上哪儿有什么完美的爱情故事。


【神父】

神父是得听人忏悔的,只这样想想都要恶意的笑出声来。所以他就来忏悔了,从最开始如何沉迷于和男人行下流之事到如今是怎样才愉快,他绘声绘色的讲,兴起之时,甚至轻喘着赞美似的咒自己深陷的那极大之恶。其实他只是觉得那个神父的眼睛很好看,这种愚蠢得吓人的话,他怎么能随便说呢。于是他就一天一天的去啊,甚至哭诉啊,蛇盘绕上我的心了、我没有纯真的身体可以献上啦。后来,他索性露骨的把真实的欲念当做虚假的故事讲给他听,也未想那人就这样信了,最终一辈子也未曾说出喜欢。


【一起卖身的合租人】邓王邓

那个家伙今天又来找你了?邓复升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转过头来看他。王杰希端着本杂志,没骨头似的歪在床上、面无表情的随口应声,是啊,也就只有我的技术能够满足他了。明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但还是皱起了眉,王杰希他是知道的,现实得冷漠的一个人,尤其生意和生活,凡是在他底线之上,拼了命的也是要扛下来的。有的时候邓复升朦胧的觉得这不是好事,他见过王杰希喝醉了跟他拍着桌子说血就该为战斗而流,他也见过拽着他袖口、晕乎乎的笑着,在另一个人身上到达高潮的……不得不说,就王杰希这个人,他看过太多奇异的风景了,以至于这个名字有时都显得太过复杂,好在他们来不及产生太浓烈的感情,只剩下偶尔捏捏他肩膀心疼两句人怎么又瘦了,就换他迷茫的盯着邓复升死命的看,转眼又一脸不在乎的凑过去问他,想做怎么还那么多废话。


【Malkuth前传】邓王邓

他遇见邓复升的时机实在不凑巧,药剂师在军队里被充当了军医用。起初他只以为这也就是个壮点儿的兵,后来偶然才知道人家这是家族血脉里带的岩巨人血统,哦,早知道就不作这死了。但这是后话,而且他实在不是个不作死的人,于是年轻的军医睡了他最喜欢的病人,其实也没什么别的感觉。所以他还能趴在人家身上顺带着检查检查伤处又没有开裂,几句闲聊才发现这哥们儿原来是自己这支的最高军事长官,我去那你冲锋陷阵个屁啊。这种见面实在不算完美,何况他又是个温和又长情的人,自己那时候儿有多狂有多任性大概是会被记一辈子。他忍不住笑出了声,是啊,他怎么就那么死了。


【王杰希梦游仙境】叶王

王杰希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追兔子,那只大兔子时不时转过头来朝他狡黠的一笑,“你不爱你自己就没人会爱你。”叶修脸的兔子唱歌一样的说着。他奋力的追着,裙子越来越胖越来越长,直到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忘了为什么要跑了。他喘着粗气猛然停住,抬起头时,叶修正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造梦者】王喻

我还是把大纲写一下,王杰希是一个能够控制自己的梦的中二少年,没错,高中生,但是因为能够自由的体验时间膨胀所以内心成熟得一塌糊涂。他在一次午休中把自己封锁在了永恒的梦里,然后在梦里构建出自己是个已经成年并且定期醒来去工作的碌碌无为的普通人的形象,他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假的现实。他在梦中的梦中创造的时候,他始终清醒的知道有两重现实,但是当他被一开始创造的虚假的现实中的喻文州第一次叫醒之后他就开始混乱了。从他见到喻文州开始,他的以绝对理智为原则的梦就被打破了,准确的来说,他用来区分“现实”和梦的界限被喻文州突破了。于是明明不是在梦里的梦里而只是在梦里的王杰希也意识到这可能是梦也可能不是,但是在迷茫和恐惧之后,他发现自己在经历过所谓全能之后,唯一的渴望只是证明喻文州是真实的,当然还有这样那样了。于是在他从梦中的梦中醒来后,毅然决然的决定留下,再不进入梦中,也再不计较什么是现实。但是喻文州是个不可控的活的人,出于某种奇特的原因,他开始越来越焦虑的不断质疑王杰希是否真的清醒。某一天,王杰希下班回来的时候发现他正准备从窗口跳下去,在一系列狗血而难以理解的对话之后,喻文州于是把王杰希推了下去,自己跳太弱了难道不是么。然后年轻的小王杰希的就醒了,当然也就发现了他这才是真的醒来了,当然特迷茫,但是又特失望,他最害怕的就是喻文州只是个影子,是他的回声,那样就太寂寞了啊。于是当他不情不愿的结束了午休回去上课的时候,他发现上午新来的那个转校生有个特别好听的名字,当然了,喻文州,至少这样可以有一个真实的开始。


【拯救作死少年王杰希】Malkuth的前传。

你偶然得到“汤姆里德尔的日记”,当然了,那个跟你说话的是个叫王杰希的年轻召唤师。他最近在进行一项研究,关于秘教中所描述的地狱和异界之间是否存在实际的联通。为了证明他的理论,他准备了很多实验,但是那个时代的人的智商无法帮助他判断实验的可行性和作死指数,于是他只得求助于聪明的你。


【异能】

王杰希是个纯天然反重力装置,他也是忽然有一天才发现自己经常梦到的那个浮岛能够上下反转,并且,一觉醒来床就在天花板上了。


【杂】王乔

简单脑补一下。基本设置是乔一帆暗恋王杰希,告白未遂,话说了一半王杰希就有事儿跑了,原因是肖云诊断失误险些酿成大错他得去救急,这时候就把肖云轰走了,然后王杰希收拾完烂摊子以后就拿错了手机,反正快捷拨号碰巧是乔一帆,他已经睡了所以留的言。于是乔一帆第二天早晨就受到了重创并辞职走人,自此后就一直对自己性向充满了…呃,厌恶?王杰希也就纳闷了一下,然后就不再想了。几年后吧,肖云有一天过节就来看他,说什么要不是当年老师不计较我的过失云云,然后王杰希就懵了,那我骂的是谁?于是他瞬间想起来英杰手机跟他一样[。]于是就这样那样从乔一帆的好闺蜜处获得了战战兢兢的苦水若干,于是就有了原来这孩子喜欢我和我好歹也得去道个歉安抚安抚人家孩子。于是就有了他跑到叶修处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解开乔一帆心结并不幸沦陷成基佬的故事。其实我觉得结尾最好是乔一帆回头看了他一样,微笑着说:“前辈,我们不合适。”


【杂】这玩意当散文写得了……

总觉得叶修就像是王杰希童年时,如果有的话,用浑浊的肥皂水吹出的一个泡泡,朴素、又漂亮得无可比拟,他可以坐在洋灰的池子旁发一整天的呆,就看着那些颜色旋转着好像要唱出歌来;兔子洞在向爱丽丝招手。


【杂】西幻狗血剧

长久以来他的剑尖直指命运女神的心口,却无奈终究敌不过为圣光而战的斗者。他轻易的夺走、拥有了他所向往的一切;凡人,却轻易的触碰到有翼者无法靠近的天空。兴许是黎明将近时星辰便消失了,或者是神明的恩泽永远只属于他所憎恶的、冰冷的白昼。


【杂】

安静又柔和的魔术师,在月光之下、从他的帽子里拎出一只又一只的大白兔子。


【日常】王别

我一直想、有一天在我闷声读条的时候,旁边敌人冲过来打断,小别不知道打哪儿就闪了出来,他就在我面前完成了一个漂亮的斩杀、然后回头朝我帅帅的笑。我就想啊,我家孩子长大了。


【日常】

“你让开。”“我不。”“那你往前走。”“…有狗。”“……那你让我过去。”“说了,前头有狗。”“就你怕那玩意儿。”“……”于是可怜巴巴躲在人身后跟了过去。


【日常】王高

有一天英杰会长出小小的角、小小的翅膀还有小小的尖牙。他会不知所措得跑来找我,仰着头茫然的瞧着我,委屈得像是要流下泪来。我会像对我的王那样单膝跪下,然后在柔软的沉默中静静的看着他。他会慢慢的陷入这令人安心的平静,也许还会好奇的凑过来、轻轻的摸我的角。超可爱。


【西幻狗血剧】叶王叶

今天的脑洞是御用保姆和年幼的新王,当然保姆不是一般的保姆,是战败的某国的将军。基本剧情也就是刚开始如何别扭中间如何黏糊,后来某倒霉将军、实则是挂壁一号儿,就谋反了,带着一支杂牌军杀回自己老家。然后感觉再也不会相信人类了的年轻国王就下定决心早晚抓他回来于是修炼成了挂壁二号,也就是邪恶的大——魔王。于是当主角、勇士、挂壁一号杀回了自己老家,一窝同党正在一片皆大欢喜的气氛里撺掇他将军您麻溜儿的坐那儿当皇帝去吧时,挂壁二号、邪恶的大魔王,带领着一大窝杀气腾腾的小屁孩儿咻得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说什么决一死战吧勇者。于是挂壁一号就投降了[。]


【杂】我们好像都对对方的脑子有意见

“如果你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喻文州微笑着。冷暴力最适合这种生物,就像真正的大魔王实际上迷茫又温柔,给他一些柔软的东西就能抱着睡一整天。这些小女生,总觉得别人家男朋友好,或者是她们男朋友太不会笑了吧。脑瘫了就好了,嗯。


【狗血剧】

每走一步身后的路都在崩塌,但我不能害怕,因为恐惧会夺走一切。


【犯罪】反正是王all

发现人总是喜欢有缺陷的天才,就算他们极度自以为是还是干脆就是杀手,我们总是从那些复杂的生命中看到自己的影子,或者是自以为看透了他们的救赎。


【开群未遂】

反派paro,简单的分为英雄和他们的宿敌反派两方。无论是反社会者和一直与其对抗的特有钱的黑夜骑士,还是西方绿脸的恶女巫和命中注定要摧毁她的单纯小女孩儿…所有设定都可以嗯,目的只是给大魔王和英雄们一个交流经验的平台。


【日常】叶王叶

今天的脑洞是食尸鬼叶修向恶魔王杰希解释屈服于欲望的人类所具有的美感的故事[。]白天的动漫宅叶修晚上会跑出去勾搭二三漂亮姑娘回来过夜然后留她们作隔天宵夜,不吃完不出门。年轻的恶魔王杰希则在其身份,普通高中生,的掩护下,有计划的随时准备与拥有优质灵魂的绝望者签订契约。当然,王杰希的日常还有鄙视叶修和拒绝替他打扫或者陪他“狩猎”。叶修的日常则更多的是咔叽咔叽嚼着这个嚼着那个并表示黑执事里讲的可不是这样blablabla。


【我去这是原则好不好】王高

就算英杰骑在我腰上、扳着我下巴,在我看来他也就是一小孩儿,一个拽过来就能揉了的小屁孩儿。王高,就不逆。


【狗血剧】

他笑着说、但我是个坏人,坏人是没有好的结局。


【杂】

魔法不能给人信仰,但信仰真是魔法产生的原因。


【黑道】【根本就是小黄片】双杰

一直以来孤儿院一直受到来自不明组织的威胁,死亡接连发生,为了保护孩子们,孤儿院副院长张新杰在走投无路之际不得不向某异能地下组织首领王杰希求助。然后是一整部小黄片。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