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在我们破碎之前 Part.2

肯瑞托的制服是袍子和硬领斗篷,有一些人显然并不认为在袍子下穿正装西裤是必要的,比如驾驶位上的克尔苏加德。

他该反省这个问题,阿尔萨斯皱着眉专心撩拨那人袒露的性x器,诚然他只是好奇而已,高等情x趣用品他不是没有,但是在肯瑞托做了三十余年研究的他还是头一次见。更何况二十分钟前他才意识到这个男人是个仿生人,原因还是他正看到安东尼达斯在帮他进行日常养护。

机械的关节很漂亮,配上深灰色的长发和几乎同样颜色的眼睛更是如此,然后他记得安东尼达斯几乎警惕的站起身勉强挡在他面前,倒是那个男人颇为熟练的重置了麻醉设置然后重新扣紧了敞开的袖口,那种人造物过分造作的自然至极的苍白随着衬衣覆上似乎又从织物间透出手腕泛着柔光的轮廓来。

那是一张令人印象深刻的脸,实际上那种近乎违和的严肃正是原因,他的线条,无论是颧骨和眼眶还是此刻暴露在他的注视之下的小腿…流畅而驯服,缺少他目光中刺人的凌厉。这是一种奇异的混乱,阿尔萨斯下意识的加重了手下的力气,几乎是立刻,那个人轻哼了一声,抗议着瞪了他一眼,他会服从么?

那个家伙当然拒绝过了,原因是着装和场合不合适,肯瑞托在他脑子里似乎是什么神圣得不得了的地方,那身整齐的制服就是证据,他显然不想弄脏一点,或者如他所说,在这种情况下做任何“满足肉欲”的事都会显得“不合时宜”。

“安东尼达斯没有教过你么?他试图打开克尔苏加德紧扣着的腿,那具温热的身体不易察觉的一震,这是多么特殊的名字,他猜测过兴许安东尼达斯曾格外享受这个造物,他还恍惚记得第一次见面时这个男人时他对安东尼达斯的态度,顺从甚至是崇拜,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即便长相入得他眼却也毫无印象的原因吧,太像个实习生的人他怎么可能看得上,何况那时候眼里确实只有吉安娜…

“没有。”克尔苏加德回应的斩钉截铁,他不懂为什么自己要坐在驾驶座,他不会开车,却要临时装载驾驶系统来负责这项无趣的工作,同时还要忍受骚扰,这不符合上上个世纪人类的安全驾驶规章。

这种感觉很陌生。机械构造体本身不需要排泄或者排遗,实际上他很清楚自己的阴x茎和肛x门都是用来取悦人类的,即便敏感又渴望刺激…他从未考虑过会是这样的方式。他的老师…不,安东尼达斯教导过他,肉体的欲望分散人的精神,干扰高贵的意志,他在系统内模拟过很多次类似的研究最后都以无权限导入词条安东尼达斯草草了事,现在阿尔萨斯——他竟然有权限使用这个词,这很奇怪,他的阿尔萨斯正在…侍奉他?

下一页被撕掉了,很奇怪,你分析了一下认为他们应该并没有做什么,这可能是作者让他们回家的部分。

……

安东尼达斯很是不安,他二十岁出头时研发了当时流行近十年的K系列“伴侣”仿生智能系统,克尔苏加德正是那段巅峰时期最完美的造物。他为了保护他才将他留在了身边,手把手教他读书写字,教育他培养他,最后他的能力甚至威胁到了自己接班人的地位…

但是如今他已经不在能被自己和肯瑞托保护了,不,很久以前这种屏障就已经出现了裂隙,他应该去警告泰瑞纳斯,但他觉得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克尔苏加德不会也绝不能成为威胁,他不能看着他的…学生,即便只是作为学生,他甚至无法忍受克尔苏加德有一天会被处理掉的这种可能在自己脑海中存在一秒。

……
后面有一份档案,娟秀的字体,记录人赫然写着克尔苏加德,反而记录对象你并不认识,麦迪文?谁是麦迪文?

等等,克尔苏加德不是小说里的人么?
你感到了作者的脑洞过大以及满满的凑字数的嫌疑。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