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假使我们相爱


写不动的摸鱼,其实还应该有后续但是鱼也摸不动了。这个故事的结局是克尔苏加德和安东尼达斯做完有趣的事后就亡灵天灾进犯吵了一架,克尔苏加德支持死守,安东尼达斯希望他能离开,然后在克尔苏加德带着法师应战的时候安东尼达斯就死在了阿尔萨斯手下,然后克尔苏加德被弄死强行拉起来召唤了阿克蒙德,最后死在了纳克萨玛斯。




安东尼达斯,这个名字意味着一切。

他目光游离,这并不怪昏暗的灯光或是他那双玻璃似的眼睛。年轻的大法师克尔苏加德此刻已经承受了太多的快乐,实际上他脑海中除了这个名字已经不再剩下什么,是的,只有安东尼达斯。

他一直是个好学生,既没有优秀或者奇怪到让所有老师都记住,也没有平常到能让一般的同学喜欢,矫情的来说,大概是,即便是消失在某堂课后也没有人会注意的那种孩子。不需要麻烦别人帮助,也似乎永远的因此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克尔苏加德,他会小心翼翼的写自己的名字,必须这样郑重才能支撑起这份不甘和骄傲,大法师回忆起当年,他总是为太多无聊的事赋予意义,而醒悟过来又过分的沉迷于纯粹的知识…仅仅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安东尼达斯才那样的迷人么?

……

他是怎么注意到他的?

那个年轻的学徒很特殊,诚然,学习冰霜魔法的学生并不多,但这不是原因。他看到那个孩子正咬着牙努力控制指尖溢出的寒气,淌着汗水的脸上却一丝血色也没有。太过刻意,他在做无用功。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皱紧了眉头。他也是后来在床上才知道,当时的克尔苏加德是在公然违反校规…

一些法师在特定情况下会无法控制他们掌握的强大的能量,比如他的情人是这样,可能是年轻的缘故,高潮中的身体会随着狂喜变得冷森森的,不时溢出寒气,或是皮肤镀上一层薄霜,其后的失神和气恼都明显得十分可爱。于是安东尼达斯懒散的向壁炉里丢个火球好让屋子更暖和些,他做好了准备,但是对那个人总是需要多再在意一点点,这是他从一开始就明白的,无论是作为导师还是情人。

他还记得当初拉过那个孩子的手握在自己手中,颤抖的指尖冰冷如冬日一般,他对上那迟疑的目光,那是安东尼达斯一生中少有的几次确定的知道克尔苏加德正看着他,他笑了一下,那个男孩就低下了头,然后出乎意料的挣脱了他的手,随即飘也似的逃走了,末了终还是转过身留下声谢谢,那动人的声音他至今未曾忘记,多少年来他驯养了这个寒冷的灵魂并沉迷其中,即便这背德的一切只是…只是为了克尔苏加德那蛊惑人心的声音在他耳边一遍一遍的唤他的名字,安东尼达斯。

他是罪人。

……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