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一个不明不白的故事


“小王子在浮空的堡垒迷失了方向,这地方空荡荡的,所有转角都太过相似。
他冒着风雪而来是为了找一只与众不同的狐狸,来得及的话,他的脚步声也许能勾起他朋友的记忆,然后他可以带他走,去看他的星球和他的花。”

巫妖的声音低沉、沙哑,并不适合使人安心入眠,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胸膛起伏,无声而悠长的叹了口气。
但他的王子捉住了他的手腕,或者说骨头,于是他会意的继续讲了下去。

“他像阳光一样照亮了这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然后一只叫比格沃斯的猫在他睡觉的地方发现了这个年轻人。
小王子问他有没有见过一只狐狸,他温柔、可爱、美丽又如此特别,他摇了摇头,告诉金头发的男孩没有人应该回头去…”

“你开始啰嗦了,克尔苏加德。”
他不需要被提醒第二次。

“他曾经使狐狸特别,但他的离去将这种特殊的印迹永久的抹去了,比格沃斯先生这样解释。于是小王子流下了眼泪,询问是否还有任何办法弥补,然而没有,当然没有,我们无法抹去消逝的痛苦的痕迹,但恐惧长存…所以他死了,一切归于了美好的寂静。”
巫妖一口气结束了这个凌乱的故事,阿尔萨斯的手已经顺着他的腕骨覆上了指尖,带着要将其揉入掌心的力度,并不温柔的抚过他的每一节指骨。

“你的每个故事里都有一只猫。” 他的国王几乎是在抱怨了。

“又不是只有您一个人在听睡前故事。” 巫妖的目光遥遥落在远处已然入眠的比格沃斯先生身上,显然另一位更容易处理。

“所以这次你的比喻是什么,我是金头发的王子,你是被遗忘的狐狸?”
自称失眠的国王冷笑着,他的副官没有不安,这可能是件好事,他现在不想知道克尔苏加德有多脆弱,那会很麻烦。

“您总是将故事看得太复杂。” 骸骨摇了摇头。“这只是您的命令而已,一个故事,不需要真实,不需要与您或者我有关…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

我不会忘记你。但他没机会说出来了,克尔苏加德一如既往的完成了他的命令,他也该履行承诺让他回工作室重新沉浸于他在意的那一片死寂,即使他不想。

幸而巫妖王无需道德,他将他的巫妖唤上床来,要求一个更合理的故事。

“这次只许讲你。”

他可真无聊。

评论(2)

热度(27)

  1. 红某清笑笑君。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每个故事里都有一只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