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一个邪门的设定,并不是其二

因为我的术士其实并没有到破碎,没拿神器也不晓得职业大厅有多讽刺,所以我们先把这个轴往回拉一拉继续聊聊日常。




克尔苏加德roll点从未赢过,于是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了他的国王。

路人队金头发的女法师十分愤怒,那个dk,法杖你也需求啊?

蓝色比较配巫术护肩,一旁拿着尼伯龙根的术士诚恳的,我不擅长roll点,十分抱歉。

然后阿尔萨斯扔了个九十九,一脸不耐烦拿了装备塞给了他的巫妖。

法师很确信那个术士退队之前回头对她冷笑了一下。


不过…
为什么他们要打冰冠冰川啊?!
不如打纳克萨玛斯。



克尔苏加德带着他来到纳克萨玛斯的时候dk几乎是崩溃的。我不想看你怎么死,巫妖王如此解释。别乱找了,入口在底下,术士一脸冷淡。

于是他们一个区一个区的杀过去,就像所有贪婪的冒险者那样。

克尔苏加德中途停下来呕吐了两次,但是他无处可逃,没有了传送术,也没什么清白可言,只是像他这样敏感的活人实在难以忍受腐臭和哀嚎而已。

我们随时可以离开,阿尔萨斯并不享受看他的副官心事重重。

但是没有,术士颤抖着往远处丢了一发火雨——切毁灭就是并不享受,阿尔萨斯如此理解,但他们继续了。

直到克尔苏加德跳了成就缰绳来袭,某种沉重的气氛骤然消散。
……
好吧,dk并不太明白这其中联系。


阿尔萨斯瞪着他剑指的方向,人人都说纳克萨玛斯的猫不好找,未想第一次就让他碰上了。

比格沃斯先生,一切房间的主人,天灾副官他永远忠诚的克尔苏加德侍奉的尊贵的…臭猫。

别碰它,不然会影响掉落。克尔苏加德的语气轻快了许多,显然心情不错,可惜并不是所有人心情都那么好,远处随即传来了巫妖的尖叫,“不!诅咒你们!贪婪的冒险者,巫妖王的军队会碾碎你们!”

你拿我吓唬碰你的猫的人,巫妖王一字一顿。

可惜不是很管用,克尔苏加德诚恳的,于是他被粗暴的按在墙上质问猫和他的国王哪个更重要。

……

幼稚,被迫换上了奇怪法袍的巫妖不以为然。
他并不是特别理解自己已经有了肉体,所以即便是像以前那样的着装也…很难意识到挺起胸膛是多么色情的事。

阿尔萨斯满不在乎,猫肯定没有这个待遇,他确认过了。



然后他们就躺了,心控真是可怕。

于是两个人沉默了一会,炉石回暴风城了。

……


阿尔萨斯瞪着他的副官怀里熟悉的暹罗猫,气呼呼揪过一个路过的无辜守卫,宠物训练师在哪儿!

愚蠢,就好像会和他打一样…
……

和我roll点,输了就再不许让我看见那只猫。

然后克尔苏加德丢了个三,他的国王大笑着丢了个二,又遭了巫妖一记白眼。

人有的时候就该意识到,不能和猫对着干。

评论(8)

热度(18)

  1. 妲尔酱笑笑君。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巫妖王斗猫血泪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