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一个邪门的世界,其一



克尔苏加德会仔细阅读伤害报告,很显然,他在每一个时段的伤害排名都极其重要。巫妖的表情难以琢磨,但是这是一个邪门的世界,人类DK阿尔萨斯看着人类术士克尔苏加德的表情从狰狞到悲痛然后是惶恐和绝望,不由得十分怀疑战报是不是肯瑞托伪造的。


尽管隶属联盟,肯瑞托声望甚至可能是崇拜,克尔苏加德不喜欢任何法师,不只是因为当初工作人员一口咬定他是个术士不允许他选别的职业,更是因为他发现在本里他的伤害实在追不上法师,除非对方很显然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不肯向自己承认,他的骄傲并不是在意什么倒霉输出排名的原因,渴望力量和成长也不是,此时此刻的学习只是为了不被抛弃,不是因为有个t好排本…脆弱的肉体让他重新品味到了对孤独的恐惧,他需要阿尔萨斯,更是急切的需要被需要。


不过……他怎么就是个术士了?!

没人理解这个系统。


巫妖的表情很难理解,这其实提供了一些方便,他的巫妖从来不懂掩饰自己作为活人的表情。阿尔萨斯甚至有点担忧,每次读战报克尔苏加德的表情都不会好看,但这次显然特别的惨烈,最主要是他竟然开始发呆,在前任巫妖王的印象里,即便是最危急的时刻他忠实的军师也从未犹豫过,或者,仅仅是一种可能,也许骄傲的洛丹伦王子从未真正了解过那个微笑着等待死亡的法师。


许愿池没有鱼,克尔苏加德用那种他熟悉的、温柔的低音陈述道,然而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许愿池能钓到愿望,不好么。阿尔萨斯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思考到底应不应该对这个瘦弱的术士发怒上,丝毫未曾意识到脱口而出的是多么奇怪的一句话。他决定还是忍一忍,巫妖的表情很有趣,他不想让克尔苏加德太快的开始掩饰。

愿望被看到就不会实现了。这是实话,现在的他几乎是个累赘,身体脆弱、精力有限,而且完全失去了曾经恐怖的力量,更可怕的是他需要食物,在吃了不晓得多久的魔法面包后,无意品尝到的樱桃馅饼竟令他热泪盈眶,那种莫名的悲痛长久的困扰着他,于是DK发现他的术士选择放下派头向路过的法师询问或者宁可挨饿也绝不再碰任何其他食物。


排本太慢了,阿尔萨斯并不十分喜欢t专精,毕竟另一套叫输出。于是他坐了下来开始在许愿池钓鱼。


自然,全世界都能猜到结局,他必定看到了当年孤僻的法师满怀绝望丢弃进水池的那枚硬币,然后也许是一个打破黑暗的来迟的拥抱,也许是沉默着离开留下无法承受的孤独。


但是不,这是破碎群岛,阿尔萨斯将硬币举过头顶给身后的克尔苏加德看。

  Rgmlrmg!Mlgrm!
  Grml!Glrm!
  Rmlg!Grlmmrlm!

年轻的术士皱起了眉,似乎认为这是一个阴谋,然后他低下头对上了他的国王湛蓝的眼睛,于是,克尔苏加德坦诚的。



我爱你。



DK愣了一下,然后进入副本的确认框弹了出来,他习惯性的选择了确定,然后……他们灭了到第二个灵魂石cd好。



克尔苏加德十分担心,是不是应该告诉他这是鱼人的诗…暂且不提罢,毕竟他还没读完伤害报告,再说他的国王正环着他的腰发呆呢。



评论(4)

热度(22)

  1. 妲尔酱笑笑君。 转载了此文字
    天哪,这个角度好棒,创意好棒的啦
  2. 小孚先生笑笑君。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炒鸡喜欢这个设定!虽然逗但是好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