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也许真的是abo,慎入

太热了。他感觉自己的喘息不可控的愈发急促,身体稍稍颤抖也实属徒然。伊利丹不会在乎,他心里清楚得很,他的弟弟甚至享受这种全无平等可言的关系。玛法里奥毫无反抗能力,实际上,他自认为无权拒绝。

……

这是无退路的选择。伊利丹庆幸标记的不可逆,不仅仅是是因为他喜欢看到哥哥因为自己一点点举动而顷刻为情欲淹没的模样,更是因为他可耻的因这种背德的关系为玛法里奥提供的“安全”而格外满足。

他不喜欢哥哥被陌生人诱导发情,不喜欢他们对他虎视眈眈,不喜欢他在注射抑制剂之后因为药物的副作用而呕吐至虚脱…但这些都解决了,在他将玛法里奥据为己有之后。

伊利丹小时候很喜欢看动画片,他清楚的记得当时有个什么英雄讲过不择手段也要保护好他爱的人,自那一刻启他便将兄长视为了自己作为英雄应该保护的在意的人。

所以即使过分一些也无所谓吧?

他当然不敢向哥哥解释,何况这于他们的快乐无益。于是伊利丹压低了嗓音询问他近乎失神的兄长,“可以让我抱么?”当然可以,他的腿还缠在伊利丹腰上。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