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月莓

玛法里奥能听到很多声音,说真的,这很影响睡眠。

月莓声音很尖很细,作为一种成簇的小果子,它们步调一致的时候十分可爱,但是越将近秋天它们就越来越多,声音也就越来越难以同步。实际上,很多时候玛法里奥都不得不在半夜爬起来,坐在叽叽喳喳的月莓树下沉默着努力把果子往嘴里塞。

老师说了,不能浪费食物。

只摘下来也不行。月莓树很温和又可爱,总是无私的奉献自己的果实,然后你感激的接过它们,它们就开始尖叫。

玛法里奥能听到很多声音,这很影响进食。

月莓垂死挣扎的尖叫,即便是你再怎样安抚也没有用处,他们只会更用力,完全不考虑自己其实已经…就这样了,的命运。

只能吃掉他们,或者当然,捏爆。

玛法里奥看到过他弟弟做这事,他毛骨悚然,不,他感觉被捏爆的似乎是自己的脑袋,就这样他还是保持了笑容,家庭教育很重要,他要为弟弟的幸福成长负责——来自每一个孪生兄弟中哥哥的幻觉。

但你总不能阻止自己肉食主义的弟弟吃水果,不是么?


伊利丹总是怀疑窗外的那棵月莓树有问题。

他记得玛法里奥的眼神,当他看着自己吃月莓的时候,就是那棵树上的。

他和蔼可亲的哥哥在一瞬间露出了残暴的、凶恶的笑意,像是急于…他怕是永远也无法忘记。

后来他有一次在午觉醒来听到人咀嚼东西汁水四溅的声音,他迷迷糊糊坐起来就看见窗外自己的哥哥正捧着月莓朝自己微笑,那种释然又满足的笑容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苍白。

玛法里奥顾不得嘴角挂着的月莓汁正流淌下来,继续往嘴里塞了些莓子,目光却没有离开伊利丹,他愚蠢的欧豆豆呦。

可算清静了,玛法里奥感觉心情平静了很多。

他要吃我,伊利丹拽着被子的手有点发抖。


大德鲁伊至今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他的弟弟突然开始厌恶月莓,他记得小时候伊利丹有多喜欢那些尖叫的小家伙——把他们一个一个捏爆,大德鲁伊当然不会那么做,但想一想都很开心,捏、爆。

玛法里奥曾经试过教它们唱歌,很蠢的方法,但是有效解决了他经常不得不爬起床来奋力吃光树上的月莓这件事,然而这之后他也很少有机会回以前的房子住了,诺达希尔没有月莓,月莓?不存在。很少有人知道这都是大德鲁伊的意思。

伊利丹讨厌月莓,他更憎恨的是他对哥哥无名的恐惧,他看到那些果子就想起来玛法里奥的笑容,实在可惜,他听不懂它们被捏爆前齐声唱起的苏拉玛仅存的几首古老儿歌,要不然肯定会想哥哥,这个蠢精灵。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