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君。

这个懒人连坑都挖不动。

甜一点

我要变成白色的鹿
躲到幽暗森林里再也找不到


每当小小的玛法里奥唱起这首歌,他小小的弟弟总是会没来由的哭起来,胖乎乎的胳膊绕过他脖子、然后将潮湿的、柔软的脸颊贴过来蹭他的肩膀。

伊利丹哭起来蛮好看的,他总是沉默着,紧缩在哥哥怀里抽抽搭搭,瘦小的身子一颤一颤的,像只受伤的小动物,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会显得柔软而温驯。

为什么哭呢?小小的玛法里奥抱着熟睡的弟弟摸不着头脑,他只好努力的想了又想,然后小声的、慢悠悠的哼起了苏拉玛听来的小调。


我大概跑调了吧?



年轻的玛法里奥在后来也曾问起过,然而他太快就长大了的弟弟每次都避而不谈或者干脆愤怒的转身离开,总是抛下一句不是那样、根本没有过的事…但他从来不许哥哥唱那首歌,即便是哼唱旋律也不行。

于是在午后清凉的月光中,伊利丹懒散的枕在他哥哥膝上,似乎是很快就忘记了自己刚在耍什么脾气,缓慢的,玛法里奥清亮而柔和的嗓音充满了他所有温暖的梦境。


大德鲁伊不再好奇这个问题,虽然他时常化作白鹿在森林里游荡,但阳光总能从枝丫间透过,他游荡于黎明而非黑夜,森林明亮而温柔,这片土地之上能谈的上幽暗的,大概只有囚禁他弟弟的地牢。

他的弟弟……所有人都这样称呼,似乎伊利丹这个名字沾染了什么可怕的疾病,听到或者是念出就会被传染。

他在黑暗中停住,突然无比厌恶周遭的这一切,他所爱的人被所憎恨的东西围绕…黑暗,明明连歌谣里的都不允许。

于是他试着去微笑了一下,又顿时觉得自己格外虚伪。

……

“你好啊,哥哥。”

从来都是他先开口,即便是明知道哥哥不会带来月莓馅饼、亮眼睛的玩偶或者是…任何可爱的东西。

背叛者从不吝惜问候,毕竟他最幼稚的担心也不过是有一天哥哥会变成白鹿消失在黑暗中,而不是他自己…

他闭不上眼,再没有什么值得逃避的了,这是他自己的道路。但是哥哥走过来,坐在了他面前,不着调的唱起了歌…

我会回来的亲爱的孩子
我不会走远


有一瞬间,他甚至感觉到了久违的安心,他突然很想靠在哥哥身边再睡一会。永远也不醒来,他一如往昔幼稚的设想着。

……



即便是将死之前伊利丹怒风也未曾承认过,恍惚中曾经有片刻的宁静庇护着他,他很想他的哥哥,真的很想。











死亡轻飘飘的,就像是从铅铸的囚笼中逃窜了一样。他在流淌的绿意一种化为了一道白光,然后在黎明之中成为了一头漂亮的白鹿,太轻易的闯进了玛法里奥的梦境。

他远远的就看到他了,他决定给哥哥一个惊喜。

评论(3)

热度(16)